渭南资讯

80后的哥交班后离奇失踪 网名改成此人已死

【导语】:“80后”的哥龚坚在一个下午交完班后,突然就从人海里消失了,电话打不通,人找不到,上网留言也无回复。

  “80后”的哥龚坚在一个下午交完班后,突然就从人海里消失了,电话打不通,人找不到,上网留言也无回复。

  1月6日,是龚坚与家人失去联系的第三天,父母好不容易查到了他最后的上网记录。然而,在网吧的搜寻还是无功而返。

  更让家人揪心的是,他的网名在失踪当天改成了“此人已死”。

  母亲闻之着急万分,泪流痛哭,“儿子啊,就要过年了,赶紧回家吧,千万别吓妈妈呀!”

  【事件】的哥交班后离奇失踪

  龚坚,常德人,今年31岁,是家里的独生子,在长沙当副班的哥好几年了。

  1月3日下午2点半左右,24小时手机不关机的龚坚突然联系不上了,这在父母看来,完全“出乎意料”。

  找寻了几天无果,1月6日一早,龚坚的父亲龚金秋前往天心区裕南街派出所报案,接待的民警通过龚坚的身份证查到,1月3日下午,他曾在金泰小区旁的一个网吧上网。

  龚金秋抄好网吧地址正准备走,龚坚的妈妈潘宝云送完读小学三年级的孙子后匆匆赶到了派出所。一名年轻的女子陪在一旁,她叫周倩,是龚坚的前妻。几经闲聊,记者得知她与龚坚离婚7年了。“因为有儿子,我们一直联系,据我所知,他从没这么长时间不回家。”

  小龙是龚坚的好友,他是第一个发现龚坚“不见”的人。“他一般是下午4点左右在金地社区17栋交班,1月3日下午,我把车停在他交班的地方,自己在车里睡着了,等我醒来,发现他的的士正好停在我车子前面,我赶紧打他的电话,已无法接通了。”

  【猜测】打牌欠钱,出走躲债?

  回忆1月3日的情形,潘宝云记得很清楚,“他先把儿子送去学校,随即自己就跑车去了。”

  到了中午,龚坚打了一个电话给潘宝云,“他问我,下午出不出门,崽有没有回家吃中饭。我完全没想到,就这之后再也找不到他人了。”

  小龙则猜测:“会不会是因为欠了几个朋友的钱而不敢露面呢?”

  “欠钱?怎么可能?”对于小龙的猜测,潘宝云很诧异,“他每天跑的士赚的钱都是自己支配,应该不缺钱花啊。”

  深入一聊才知道,龚坚是因为打牌欠了钱。

  再一细想,小龙还是推翻了自己的猜测,“他欠我8000多块钱,可我从来没催他还过啊。”

  【揪心】网名改成“此人已死”

  6日上午11点,记者陪同潘宝云来到龚坚最后上网的网吧,服务员输入其身份证后表示,龚坚是网吧的会员,1月3日下午3点至晚上10点半一直在网吧上网。之后再也没有其上网的记录。

  潘宝云说更让她痛心和焦虑的是,她侄儿打电话来说,龚坚的网名改成“此人已死”。

  记者通过号码查到龚坚的QQ,网名果然是“此人已死”,个人说明也在1月3日改成了“此人已死,有事烧纸”。

  在这条最后的个人说明下,一共有14位亲友留言,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,要他立即回家。可直到记者发稿前,他仍无回复。

  日志心迹  曾在一篇日志里发问

  “我消失了,你会找我吗”

  作为一名“80后”的哥,龚坚把很多情绪发泄在了QQ日记中,患上职业病椎间盘突出,跑车出事,邻居家遭贼,他都一一记录。而他在日记中追问最多的,还是“幸福是什么”。

  龚坚曾写过一篇题为“消失”的日志,“如果我真的消失了,你会去找我吗? 如果我是真的真的消失了,你会一直一直记住我么? ”

  对于日记中的“你”,潘宝云说,可能指的是他前妻。小龙也说:“几个月前,他得知前妻要再婚,心情低落了好久。”

  潘宝云说,这是她人生中第二次找儿子,“第一次是我反对他和周倩恋爱,他俩私奔到了广东,我找得好苦,这次他把网名都改成了‘此人已死’,我很怕他想不开啊。”

手机访问 渭南本地宝首页

猜你喜欢
本地宝郑重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地宝无关。其原创性及文中陈述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本地宝对本文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不作任何保证和承诺,请网友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企业文化 | 广告服务 | 广告价目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诚聘英才 | 法律顾问 | 意见建议
本地宝 BENDIBAO.COM 汇深网 版权所有 2006-2018 ICP证:粤ICP备17055554号-1